不见幽篁

关爱冷cp人人有责^ω^

记梗(部分有简介片段)

一年攒下的所有脑洞,实在没忍住就全部发出来了,准备高考后一个个填,至于先填哪一个…………啊哈😙

注意:以下,全是all叶,全 是 all 叶

•—血族系列(这个系列几乎就是为了开车……)

1〗《血忆》  叶修血族设定,异世架空paro,长篇,大概正剧向,有R,假死失忆梗

片段:   雷霆乍响,暴雨倾泻。

狂暴的风一次次将被打湿的残叶卷起,又重重地抛下来。窗内,一个少年将脸贴在窗边,紧紧地盯着窗外,紧掐着的指尖有些泛白。一旁的窗帘被他不自觉溢出的灵力牵引,略显焦躁的扭曲着。

老师……还没回来

少年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什么,一旁的窗帘突然“撕拉”一声被残暴的撕裂成两半,随后软软地飘落在地,少年却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无处宣泄的灵力袭上窗面,不堪承受的玻璃发出脆弱的呻吟,却无法阻止网状的裂痕不断蔓延。

……

突然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少年猛地惊跳而起,附灵的流光还未完全罩下来就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方才黯淡无波的眸子,此刻溢满了神采。

刚刚那道气息……绝对是老师没错!

然而,他才刚刚冲出门口,身子就猛的一顿,脸上的神情在那一瞬变得如同走失的幼兽般迷茫。

气息……消失了

不确定是否只是幻觉的少年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坚定的冲向原方向,在他看来,即使只是追寻一个虚无的幻影,也比枯等着要强。

但是,他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的却是…………

2〗   《血契》  叶修血族设定,原著世界观,几乎全篇R,带伞哥不带兴欣,至少中篇吧(毕竟那么多人)

先放个清水前传:
       
        “以血为媒,以情相通
         血脉相融,血契此成”

叶秋第一次在书上看见这段话时才三四百岁,刚识得一些字,正是什么都想懂的年纪,于是他便举着书去问妈妈了。叶母看了一眼就禁不住乐了

“我们秋秋才这么大就已经在想这种事了吗?”

正好这时叶父过来了,看了一眼,震怒

“小小年纪不学好,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还顺带赏了他一巴掌,并黑着脸把他的书撕掉了。

小叶秋顶着红印子泪眼汪汪的往回走,引起了一个已经成年的血族小姐姐的注意,弄清原委后,小姐姐先是很没风度的狂笑了一阵,然后笑眯眯的跟他说

“这个意思就是说,等你成年以后,把你喜欢的人咬一口,再让他咬回来,你们就能一直在一起啦!”

小叶秋听到“一直在一起”这几个字后眼睛就亮了,当天晚上就把他哥咬了一口…………

但是他忽略了,小姐姐说的对象,是“人”……

3〗   《血祭》  双叶+兴欣叶(算是对系列二里不带兴欣的补偿),魔鬼恋人梗,叶修人类其余都为血族,果柔性转,不带沐橙(也就是全员男性),依旧很多R,边啪边悬疑,有人比较OOC,估计中篇

简介:
火焰在肌肤上蔓延
言语在唇齿中交缠
赤月当空,蔷薇迤逦
雪白的胴体染上妖冶
赤红的双瞳的男人们露出微笑
看着试图逃脱的祭品无谓挣扎
[你这么想玩,我们自然要奉陪]
火光随着轻笑落地
谁的嘴角弧度嘲讽
[那你们可要想好了,我可从来没输过]
斗篷在月光下划出银光
又是谁仰着头低吟凝望
[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啊]
[真适合做游戏的开场,对吧?]
[哥哥]
…………

•—罪神三部曲

1〗  《无罪之罪》  希伯来神话paro,篇幅不定

简介:
这翅膀上的罪纹,由他亲手刻下
这心核上的裂痕,也由他亲手撕开,
“叶修,汝之骄傲,已成傲慢”
“那便……傲慢吧”
即将成为撒旦的天使微笑着
本应充满恨意的双眼中却只有温柔
神看着他一点点自天堂坠到地狱
想起了自己曾看着他一点点在掌心中诞生
神看着她在黑暗深渊中用光明致意
想起了自己曾看着他微笑着表达忠诚
神看着他冷静地将黑暗之神抹杀
想起了自己曾看着它在战场上飒然如风
而现在,已加冕神格的他站在自己面前
轻唤“吾神”时的样子一如当年,眷恋永恒
(这一段大概是……荣耀之神*叶修?)

2〗   《无根之忆》  长篇,关于设定和背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另类阅读体?还是等写出来再慢慢说吧……

简介:
联盟的众人毫无预兆的来到一处神秘的神殿遗迹,满地的废墟中,他们拾起一片破碎的残骸,竟打开了一段尘封的回忆
“却邪,怎么会在那个人手里?”
“他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们了?”
巨大的谜团重重迭起
陌生的场景层层交移
“啊!那个人背后是什么?!”
“若是没有这金光……太可怕了……”
诡异的黑影笑容邪肆
漫天的恶意令人窒息
“他们怎么能这样?”
“他太孤立无援了……他要败了”
冲天的烈焰升腾舞动
罪人的身影淡然挺拔
“我想起来了!那个人……他是……!”

片段:
这天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

孙翔向往常一样,睁眼,下床,洗漱,穿衣,吃饭,出门,都没有任何异样,直到他扭开门把手往前一推,四周在那一瞬间变为一片漆黑。

遇袭了?

突然而来的情况令孙翔进入全身戒备状态,所幸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很快他的眼前就又出现了光亮——一道凛冽的剑光。

孙祥连忙侧身躲开,然而对方穷追不舍,剑锋一转又向他劈来。通过刚才一剑孙翔已经可以判断,对方是个不输于他甚至可能在他之上的高手,但是他手里没有武器,眼睛也还处于光影模糊的不应期,这使得他躲避的异常狼狈。

“躲的还挺快,看来身手还不赖嘛,不过不管怎么样敢袭击本剑圣你就已经死定了……”

伴随着凛冽的剑光而来的,还有一阵聒噪的声音,那音色和语速都让孙翔倍感熟悉,恰好这时眼前的视线已基本清晰,对面那正挥剑的身影让他顿时一阵惊怒交加

“黄少天!!”

“咦?你的声音好熟悉啊,这人影也挺熟悉的就好像是……孙翔?!”

彻底看清对方是谁后,黄少天也一脸惊愕的停了手

“你他妈搞什么,好端端的过来袭击我!”

“什么啊明明是我突然眼前一黑遭人袭……不对,这是哪儿?!!”

原本还满怀怒气的孙翔被对方猛然变得震惊的语气弄的一怔,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一眼,顿时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两人此刻所处的位置,既不是蓝雨也不是轮回,而是一处异常空旷的,到处堆满了碎石的废墟……

“砰” “砰” “砰” “砰” ……

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枪响,随之响起子弹与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孙翔听到声音后猛地回神,眼神一动,转身就往那边儿跑

“这枪声到很是熟悉,看着孙翔这样……莫不是周泽楷?”

黄少天小声嘟囔着,也迈开腿跟了过去。只有断壁残桓的废墟并没有多少可以遮挡视线的东西,在绕过两座残余的墙体之后,两人就看见了前方正在缠斗的两个身影

“大孙~~!”突然,一道有些兴奋的喊声从旁边传来

…………

3〗   《无止之罚》   恶之大罪世界观,叶修轮回体验七罪

(纯脑洞,无片段,无简介)

•—《病名为爱》曲风什么样文风就什么样,估计中长篇

(听了歌以后的产物,基本按着歌词的顺序发展)

片段:
他在一片漆黑中醒来,动了动早已干枯的手指,确认自己的确还活着。耳边的“嘀嗒”声仍然存在,看来倒计时还没有停止,上次他醒来时就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他没想到自己会再睡过去,更没想到还能再醒来。不过正好,他内心冷笑,自己一直维持着这可笑的呼吸,不就是为了见证这最后一刻吗。

他把头转过一个角度,刚刚掀动了一下眼皮,一束略强的红光便刺进双眼,明明干涩的眼球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连接痛觉的神经却好像已经凋零身体里七零八落的枯枝般毫无知觉,就连泪腺也懒得再给予些什么。眼前透视仪上赤红的画面正渐渐清晰,被放大的心脏占据了整个屏幕。不知从何而来的红色丝线紧紧缠绕在其上,牵制着它和着倒计时的频率来跳动。屏幕右下方一闪一闪的倒计时在他的视线转过去时刚好跳转了一下数字,显示着鲜红的[05:29]

他看着这个数字,视线忽的就凝固了。所有的红色丝线都开始躁动扭曲了起来,让原本呈现完美周期性变化的心电图也随之一片紊乱。他死死的盯着那个数字,眼中竟有什么涌出滚落,模糊了他的视线。就在数字即将再次跳转的那一刻,他的眼神猛地尖锐,所有,舞动的丝线都嘭的一下四散炸开,化为一团团血雾,心电图瞬间拉成一条直线,倒计时也永远凝固在了这一刻,而透视仪上已经静止的心脏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明晃晃的空洞。

•—《都给我走剧情啊混蛋》
少有的欢脱风,设定叶修是一个全息恋爱网游《荣耀》中的系统头头,负责管理所有在游戏里担任可攻略NPC的系统。但是有一天他接到了投诉,很多投诉,因为那群npc不按剧情走了……

(依旧是个纯脑洞,还只有大概设定,无片段无简介)

这些都是从粉上老叶开始,就不断在我脑海中酝酿的脑洞,虽说是等高考完后就开始填,但,具体要填到什么时候,还真有点那个啥,而且虽说确实都是自己想的,但是如果真的和别人的设定或内容有雷同的话,也麻烦各位小天使们帮我指出来

十分想看哪一个可以在评论中留言哦,人多的话我就先更那一个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爱你们呦~😘

【叶修生贺•双叶】来,一起play啊

首先,预祝叶修和弟弟生日快乐*^_^*
因为高考所以注定没有办法在老叶生日那天亲自跟他说生日快乐了(>﹏<)宝宝心里苦😔
也没时间肝肉,只能先发个开头和结尾。
先欠着,高考完一定补,一定补
so…………

action!

叶秋进门的时候,叶修在打竞技场。

他不太懂,只看见屏幕上不断闪过炫目的特效,叶修的手在键盘上不断噼里啪啦,坐姿懒散而随意,嘴里还叼着烟。

叶修是听见开门声了的,不过这个时候会进来的只有叶秋,所以他并没打算立即理会,他现在的对手并不算十分强劲,但他正用的这张账号卡也着实普通,这让他多耗了点时间,不过也就这样了,接下来,他只需在打出一招伏龙翔天,就可以结束这场战斗。

但就在这时,他被捂住了眼睛。

叶秋一直盯着屏幕,但预想中的凝滞却并没有出现,叶修行云流水的接上了那记大招,金色的巨龙呼啸而过后,屏幕上出现了展开翅膀的荣耀。

“怎么样,叶秋小朋友,哥厉害吧?”

叶修抬起头,也不把叶秋的手拿下来,就那样对着叶秋张扬的笑,自以为很帅的破坏了自家弟弟的诡计的叶修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欠操。

——————拉灯(大概是电脑桌→浴室→床上,可以先自己脑补一下嘛,反正半个月之后就补全了)——————

这两个人都剧烈的喘息着的时候,叶秋的手机铃突然响了。

“零点整了……”叶秋在叶修耳边低声说道。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主动拉下叶秋的脖子,然后找到唇印了过去,两个人就在这个极尽缠绵的吻中,说出了对彼此的祝福:

“生日快乐,混蛋哥哥。”

“生日快乐,蠢弟弟。”


————————————————
生日快乐!你们两个*^_^*



【江叶】 Unspeakable love(上)

萌新报道(≧▽≦)
粉了老叶近一年,终于鼓起勇气向老叶表白
江叶真的好冷,明明辣么萌……
为冷cp事业添砖加瓦💪

•—1
江波涛退役了,在他28岁那年。

新闻发布会后,他再次婉拒了经理让他留下来的邀请。然后把行李放在门口,又走进轮回。

他在发布会上,看见了那个人。

俱乐部很大,他曲曲折折地绕了很多地方,一路上不断想着叶修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思维却很纷乱,刚才那许多人的眼泪和对今后生活的些微迷茫不时冲进他的脑海,撕扯着他的思绪,而他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看见了那个在走廊尽头靠着墙吞云吐雾的身影。

明明灭灭的火光映在那人脸上,落在那人的眼睛里,仿佛要把那些潜藏在他眼底的深邃点燃。这样的叶修显得格外脆弱,尤其是从远处看他孑然的影子被困在逼仄的空间里,会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想要拥抱他的冲动。

可是江波涛的冲动刚升腾起,就被一股从左肩蔓延起又直达心脏的灼痛感所制止,他悄然伸出的右手蜷了蜷,又慢慢的收了回来,一抹苦涩染上嘴角。

十年了。

距离这份灼痛感被烙下,同时点燃了另一份情愫开始,已经十年了。

18岁的江波涛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会对一个人,在整整十年里,保持着近乎痴迷的爱慕,同时也近乎残忍的克制自己,不露任何痕迹。

当年江波涛刚进训练营不到两个月,还不太确定自己的职业走向,那时蓝雨的喻文州已经出道,江波涛十分欣赏其战术才能,便在有意无意中开始模仿其风格,就连一开始的职业选择也是术士。直到有次轮回客场嘉世。当时风头正盛的斗神叶秋,不知怎么就被说服来给他们做番指导,他当时满怀着信心本以为能大展身手,结果却在一分钟内,被叶秋以近乎凌虐的方式碾压。他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只记得屏幕上那个大大的失败,和来自对面叶秋淡然的话语。

“我看的出你是想模仿喻文州,但他的套路受他的手速所限,并不适合大多数人,你既然有头脑也有手速,为什么不创造属于自己的风格?”

……

“九点水?”一句疑问拉回了他的思绪,叶修不知何时已发现了他,正慢慢地走过来,他一旦动起来,那种脆弱感便荡然无存,江波涛垂了垂眸,再抬眼时已恢复了往日的样子,以惯常的轻快语调回道:

“果然是前辈啊,刚才看见了前辈,我还以为自己是想前辈想出幻觉了呢。”

他对叶修一直都是这种稍稍轻佻又带些暧昧的态度,尤其是第十赛季第一次在赛场上遇见时,明明是敌人,却一脸灿烂的对着叶修喊“前辈加油”,当时那副样子让裁判都大跌眼镜。

但或许也正因如此,才没人能看出来,他那些轻佻外表下的隐秘爱意。

“看你这样子,是真的不打算再给轮回打工了?”

“刚刚发布会上明明都说过了啊,前辈失忆了吗?”

叶修看着江波涛故意装出的疑惑模样,忽的轻笑了一声,江波涛被这声笑撩得心神一晃,再转眼,叶修已经走向了训练室门口。

“作为送别礼,再来打盘荣耀怎么样?”

“真是可怕的前辈啊,连最后这点时间都不放过我吗?”

江波涛嘴上是这么说,却还是抬起脚跟了过去,正值夏休期,训练室里空荡荡的,两人谁都没带帐号卡,就随手从一堆散落着的临时用卡里选了两张。当两人都坐到对战位上后,江波涛忽然想,他们以一场凌虐般的指导为开场,以第十赛季时激烈的对抗为高潮,如今,也要以一场平静的战斗为落幕,而自始至终,虽有两人上场,却只有一人,在心底无声演唱。

•—2

“今后打算怎么着啊?”

“暂时还没有着落,前面那里还缺人吗?收留收留我怎么样?”

“我那不缺人,兴欣倒是还缺个陪练,管吃还管住,来不来?”

“那怎么行呢?我可是冲的前辈去的而不是兴欣哦,前辈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两人边聊边开机读卡,角色加载出来后,江波涛这边只是个属性十分普通的魔剑士,而叶修那边却传来有些讶异的声音。

“诶?这个神枪手的装备搭配倒是很有意思啊,和笑笑倒是挺像的。”

笑笑?君莫笑?和君莫笑相似的搭配,那不就是乱七八糟的吗!江波涛内心黑线,居然有人和叶修那对于装备畸形的审美一样,也真是人才了。

但当他真正看到对面那个确实算得上乱七八糟的神枪手时,脸上的表情却在那瞬间凝固,甚至他的角色已经被攻击掉了一条血,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会是……这张卡……

“九点水?工皮寿?你有在比赛吗?你……”

对对方迟迟不做操作而感到疑惑的叶修站起身来想查看一下江波涛的情况,却在看到对方的眼睛的那一瞬,彻底顿住。

那双似乎正沉溺于什么无法自拔的眼睛里反射出屏幕映照上的光,混合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竟让叶修的胸口感到一阵钝痛。

果然是……这样……吗?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地坐下来,陷进椅背里,好像也开始思考些什么,一时间,整个房间只有两个都陷入自己的情绪中的人,和屏幕上因无人操控而静止着的两个角色。

悄然无声。

•—3

要从与自己为之奋斗了十年的地方分离而产生的种种感情中恢复平静,无论是谁,都是需要时间的。即便是叶修,即便是被迫的,在第一次退役的那天,也没能控制住情绪的低落,更不要说江波涛这十年里始终是轮回的核心之一备受爱戴。叶修的出现,本就已将他推向极限的边缘,而那个角色,终于给了他最后一击,让他再也控制不住,堕落于回忆的深渊。

那个乱七八糟的神枪手,是他弄出来的。

当年同时接受那场指导的还有同在训练营的其余十几个人,有个人的账号卡恰好在那天出了点问题,就从训练营常备着的临时用卡中随便挑了一个用。而当那个在他看来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角色出现在竞技场中时,江波涛很清楚地看见了,叶秋竟然微妙的变了脸色,眼前好似还有一瞬的恍惚。

能让叶秋如此不淡定,这个神枪手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好奇的江波涛在叶秋走后,不顾指导员的禁止偷偷的跟了过去,然后他就在同样的走廊尽头,看见了躲在墙角抽烟的叶秋,叶秋眼里的情绪那样深,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很久远的事情,江波涛看不懂,他只听见自己鼓噪的心跳,然后还年轻的他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拥抱了叶秋。

叶秋是被惊到了的,慌张之下的他就那样不小心把手里的烟头按在了江波涛的肩膀上,夏天,衣服很薄,那星点般的火焰没有任何阻碍的烧穿了布料,刺进了裸露的皮肤里,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疼痛的江波涛没有忍住惊呼了一声,然后理智回笼,落荒而逃。

自此,江波涛的左肩胛骨靠后些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烟疤,而那被灼烧的疼痛从此根植于记忆深处,在他无数次想要冲动的时候制止他,比如叶修退役的那天让他亲手撕掉了已经订好的机票,又比如全明星上看见那招龙抬头后,让已经追到门口并已经看见叶修的他硬生生的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回来。

因为叶秋的那一瞬反常让他格外在意,他就特意用了各种渠道搜查所有能找到的关于叶秋的信息,最终,他在一个很久远的录像视频里,发现了原因。

在等级还十分低的一叶之秋旁边,那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的装备配置,和那天那个小孩所用的号,一模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心疼也好,嫉妒也罢,总之之后他把那张卡又从那一堆里面挑出来,然后故意把所有的装备,全都换的乱七八糟。

他以一种近乎幼稚的行为,开始了一场,似乎永远没有终点的无望爱恋。

—————————————————————————————

素不素稍稍有点虐……
不过没关系,下里会有神转折。
不过因为本人高三狗而且还有半个月就高考了所以……
嗯,你们懂得
(半个月之后估计要开始疯狂的填坑…………)

谢谢所有喜欢和点赞的小天使们,爱你们哟*^_^*